中國簡體字概論─第七組

關於部落格
王皓瑾 蕭佳怡 簡湘縈 王柏勛 陳建軒 黃詳凱
  • 11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值星整理筆記-中小學課文類

中小學課文類:

(簡體版)

选自 清 李文照《恒斋文集》

夫天地之化,日新则不敝。故户枢不蠹,流水不腐,诚不欲其常安也。人之心与力,何独不然?劳则思,逸则淫,物之情也。大禹之圣,且惜寸阴;陶侃之贤,且惜分阴;又况贤圣不若彼者乎?


(繁體版)

選自 清 李文炤《恆齋文集》

夫天地之化,日新則不敝。故戶樞不蠹,流水不腐,誠不欲其常安也。人之心與力,何獨不然?勞則思,逸則淫,物之情也。大禹之聖,且惜寸陰;陶侃之賢,且惜分陰;又況賢聖不若彼者乎?

(簡體版)

< 夏夜>

蝴蝶和蜜蜂们带着花朵的蜜糖回来了,
羊队和牛群告别了田野回家了,
火红的太阳野滚着火轮子回家了,
当街灯亮起来向村庄道过晚安,
夏天的夜就轻轻地来了。
来了!来了!
从山坡上轻轻地爬下来了。
从椰子树梢上轻轻地爬下来了。
洒了满天的珍珠和一枚又大又亮的银币。

美丽的夏夜呀!
凉爽的夏夜呀!
小鸡和小鸭们关在拦里睡了。
听完了老祖母的故事,
小弟弟和小妹妹也阖上眼睛走向梦乡了。
(小妹妹梦见她变做蝴蝶在大花园里忽东忽西地飞,小弟弟梦见他变做一条鱼在蓝色的大海里游水。)
睡了,都睡了!
朦胧地,山峦静静地睡了!
朦胧地,田野静静地睡了!
只有窗外瓜架上的南瓜还醒着,
伸长了藤蔓轻轻地往屋顶上爬。
只有绿色的小河还醒着,
低声地歌唱着溜过弯弯的小桥。
只有夜风还醒着,从竹林里跑出来,
跟着提灯的萤火虫,
在美丽的夏夜里愉快地旅行。

(簡體版)

背影 朱自清 

1925年10月在北京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有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
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父亲奔丧
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
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
,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到北
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
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
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贴;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
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甚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
还是自己送我去。我两三回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
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份,总觉他说话不大
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
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
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直是白
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
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
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站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站台
,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
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
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
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
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
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
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
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
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
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
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
,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环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己。
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
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
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利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
,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
袍,黑布马褂的北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繁體版)

背影 朱自清 

1925年10月在北京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
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父親奔喪
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藉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
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回家變賣典質,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
,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賦閒。喪事完畢,父親要到南京謀事,我也要回到北
京唸書,我們便同行。
  到南京時,有朋友約去遊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浦口,下午上
車北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旅館裡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
三囑咐茶房,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貼;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
年已二十歲,北京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甚麼要緊的了。他躊躇了一會,終于決定
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
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份,總覺他說話不大
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
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坐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裡要警醒些,不
要受涼。又囑托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裡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直是白
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
聰明了。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
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臺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臺
,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
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
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
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
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
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橘子往回走了。過鐵道時,他
先將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
和我走到車上,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裡很輕
鬆似的,過一會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
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裏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裡,再找不著
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
,獨立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環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己。
情郁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
近兩年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我的兒子。我北來後,他
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利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
,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
袍,黑布馬褂的北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簡體版)

儿时记趣   沈复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微物,必细查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空,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又常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
        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兴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数而来,盖一癞虾蟆也。舌一吐而二虫尽为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觉讶然惊恐。神定,捉虾蟆,鞭数十,驱之别院。

(繁體版)

兒時記趣   沈復

        余憶童稚時,能張目對日,明察秋毫。見藐小微物,必細查其紋理,故時有物外之趣。
        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空,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昂首觀之,項為之強。又留蚊於素帳中,徐噴以煙,使之沖煙飛鳴,作青雲白鶴觀;果如鶴唳雲端,為之怡然稱快。
        又常於土牆凹凸處花臺小草叢雜處,蹲其身,使與臺齊;定神細視,以叢草為林,蟲蟻為獸;以土礫凸者為丘,凹者為壑;神遊其中,怡然自得。
        一日,見二蟲鬥草間,觀之,興正濃,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數而來,蓋一癩蝦蟆也。舌一吐而二蟲盡為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覺訝然驚恐。神定,捉蝦蟆,鞭數十,驅之別院。


(簡體版)

天那么黑,
风那么大,
爸爸捕鱼去,
为什么还不回家?
听狂风怒号,
真叫我们害怕!
爸爸!爸爸!
我们的心里多么牵挂。
只要您早点儿回家,
就是空船也罢!

我的好孩子,
爸爸回来啦!
你看船舱里,
装满鱼和虾。
努力就有好收获,
大风大浪不用怕。
快去告诉妈妈,
爸爸已经回家!

(繁體版)

天那麼黑,
風那麼大,
爸爸捕魚去,
為什麼還不回家?
聽狂風怒號,
真叫我們害怕!
爸爸!爸爸!
我們的心裡多麼牽掛。
只要您早點兒回家,
就是空船也罷!

我的好孩子,
爸爸回來啦!
你看船艙裡,
裝滿魚和蝦。
努力就有好收穫,
大風大浪不用怕。
快去告訴媽媽,
爸爸已經回家!

(簡體版)

長干行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一作 羞颜尚不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一作 耻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一作 猿鸣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一作 门前旧行迹,一作 一一生苍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胡蝶来,双飞西园草。 (一作 八月胡蝶黄)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繁體版)

長干行

妾髮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 (一作 羞顏尚不開)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迴。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 (一作 恥上望夫臺)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一作 猿鳴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一作 門前舊行跡,一作 一一生蒼苔)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胡蝶來,雙飛西園草。 (一作 八月胡蝶黃)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